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铜

青铜原创文学

 
 
 

日志

 
 
关于我

青铜,曾用博名花满楼,原名张岩,现居青岛,《网易作家协会》圈主。文字见于《光明日报》、《中国人口报》、《大众日报》、《青岛日报》及《人民网》等网络信息传媒。组诗《意象.马头琴》、散文《血泪沧桑雨花台》获2010年全国首届首先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奖。2008年入驻网易博客,始终相信:诗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溃乏诗意的生活,常常会失却激情的源泉,荒芜灵魂的绿洲。

网易考拉推荐
 
 

青铜品诗 对话哑巴 (原创)  

2012-11-20 12:40:06|  分类: 青铜品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哑巴

                 

                ――拜读黄沙诗集《哑巴.狙击手》后记

 

世人把不能说话者称哑巴。哑巴者,既不能言,如何与之对话,这似在提醒我把题目搞错了。可往细处思量:对话,一种人或事物相互间交流沟通的一种方式,不仅仅只局限在口头上,也有书面上的,更有心灵上的,此一斟酌,便欣然释怀了。

可此时心内却突然涌上些许不安和歉疚。这不安来源于黄沙本人压根就不是个哑巴,而是一位从黄土高坡上走出来的风度学识均卓然不群的当代“新锐诗人”。要知道,面对一把从未出过鞘的刀/我总是想着它的刀锋。

这不安也恰如我当此和“新锐诗人”对话的举动,其忐忑难抑怎么都类似于孤身一人攀登珠峰,其人格的文学的灵魂的高度让人顿生敬畏。因为,高处。一片汪洋。

歉疚也是发自内心的。去岁,因被黄沙第三本诗集《哑巴.狙击手》所吸引,遂决定讨要一本(只付了工本费),没承想隔周就寄来了,且是两本,于是本能地觉得“亏欠”了黄沙先生许多,就在交淡中信口答应诗人写一篇心得以还“礼数”(或许自己的涂鸦根本就一文不值)。

可就是这样的“礼数”,直此今天/被迫提到/这些变紫的疑问,还依然没有兑现。因此,不安和歉疚真真的是源自内心的。

然而,既便对黄沙先生有这样那样多的不安和歉疚,似乎并没有妨碍我就这样久久的专注的打量这个不能言语的狙击手。你看,他多像一个思想的牧人/斧砍世界所有回声/歌唱空白/只在梦的边缘/以词汇快乐,也像一个和那可怜的耶稣一样/被自己要拯救的人/钉在死亡支架上/并以紫袍和红袍/作以羞辱。

当然更酷似那个死而复生,身怀绝技的烧陶人/一把温火/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我的遗言中/爱恨交织/碎成沙粒。

或许,我们的臆测根本就不可靠,黄沙就是黄沙,他蓄满了诗歌的内心可能早已羽化成了一袭黑衣的燕子/在大理石质地的温暖中/敲响游弋的春天/一切爱。……

然而我本人并未亲见黄沙,也没见到他横亘于内心里的那支火力强大的狙击步枪,只透过这本近20万字的诗集,看到一个苦苦跋涉于现代诗歌道路上的“失语者”的背影,单薄而执拗,沉静而悠远。

正如他本人说的那样:我以最简单的方式活着/用以证明这个世界的变迁/我以每一次必须的倒置为呼吸/只是给这个世界一次最重要的哀求和终告……一粒沙,落下来/另一粒沙或心脏已悲成死水……

这本就是一个生命纯粹的诗人,一个守望精神家园致死的哑巴,一个内心强大的狙击手,一个手持灵魂利器的重生者。他甚至认为:一个人的一生/只是一块青砖的历程。

可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啊,你无数次地说过今天没了佛祖/酒肉是济世良药/你我都是病中人。

是啊,这个时代这场正在上演的戏剧中,人和人相互挤压、倾轧、杀伐,爱情、亲情、友情尽可以用货币制衡,内心浮躁的生灵除了贪婪、欲望再也容不下哪怕一小片空白的清净。

诗歌呢,诗人呢,那些当下匆忙写着分行文字的人还叫诗人嘛?那些所谓的诗者,以诗歌为名,以文人为名,招摇撞骗,欺世盗名,甚或作奸犯科糟贱了诗歌清白的“阴暗小人”,还能还配称作人嘛?

这个时刻,只有握住枪机的哑巴总是不停地拷问面前这个喧嚣的尘世,谁会像一个诗人/坐在麦田中央,相信一次/分娩中的飞翔。

或许,只有你依旧举枪四顾,找寻诗歌的内核。

或许,只有你沉静自如,虔诚地擦拭灵魂的利剑。

或许,只有你对着孤独的夜和思想,还在不停歇地刺杀。哪怕只是刺向虚空,哪怕没有回声,可你依然要刺,那破空的声音真的很悲怆很动人。

可是黄沙先生却把自己雕刻成了一个哑巴,她用愤怒和绝望/推开了窗子/听她无意于用这伤心的躯体/砸碎尘世的灰玻璃/尘世只能是一枚摔扁的橘子/汁与内脏,溅得遍地。

一个哑巴,就是这样在无声的世界里狠命地挖掘着内心的痛,并把痛过的思索呈现给了我们。

尽管我们知道最锋利的剑/来自于我们的想象/剑客们,只拿着竹木道具/认真地比划/铸剑人,一直绝望到自尽。

尽管我们知道生不逢时,你只是一只漂亮的锦狐之尾/生又逢时,你是一个王朝逝去之前/最亮的一颗晨星……

可我们仍觉得那些痛,就是你手中那支在黑夜依然闪出亮光的狙击步枪,和枪口内旋转的膛线,把粹毒的子弹重重地准确地击中了我们早已是千疮百孔的不安的魂灵。

由是,向这位从未谋面却始终相信历史,只是一条/写满了名字的河的黄沙先生致敬向《哑巴.狙击手》致敬。 

由是,也更加真诚期待黄沙先生第四本诗集早日问世。

 

 

  青铜就教于黄沙先生 20121120日成稿

 

 黄沙:原名王澎,原籍陕西彬县。著有诗集《叩问心灵》、《面具》、《哑巴.狙击手》等。

 

  特别说明:文中楷体字均引自黄沙诗集《哑巴.狙击手》。

 

       

         附:【转载】(原创诗歌)以我的心语面对你的哑  

                                    2012-11-20 14:56:38

以我的心语面对你的哑

——读青铜《对话哑巴》有感 

作者 晓犁

和遗传无关

你的哑,仅有半点蹊跷

父辈高喊的每句口号

也在一次次验证

你没有

哑巴的血统

很多不想说出的话

也在默念的静寂中

传递

渐渐失迷的语句

很难理出条理的标点

口型的闲置

也以古玩的年份

感知风蚀岁月

飞速流动的空旷

还是容纳不下语无伦次的叹息

仅以闭口

消磨不多残阳

 

很多随口成章的谎言

总是第一个跑在你的前面

挡住你的去路

成为肺腑的羁绊

乐开花的干枯树枝

还是挖空心思

撬开你的牙床

茶垢铺满你的口腔

细数

没有半点架梯扶摇的榫卯

连那个瘦弱的肩

也无大用

任由你语调缓慢

任由你闭嘴沉睡

直至哑巴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32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