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铜

青铜原创文学

 
 
 

日志

 
 
关于我

青铜,曾用博名花满楼,原名张岩,现居青岛,《网易作家协会》圈主。文字见于《光明日报》、《中国人口报》、《大众日报》、《青岛日报》及《人民网》等网络信息传媒。组诗《意象.马头琴》、散文《血泪沧桑雨花台》获2010年全国首届首先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奖。2008年入驻网易博客,始终相信:诗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溃乏诗意的生活,常常会失却激情的源泉,荒芜灵魂的绿洲。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  雪落无声[原创]  

2010-03-05 12:27:31|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花满楼

 

小公共到村口时,雪还在下。

岩跳下车,四下打量暮色里安静的村落,岩的脚步就有些踌躇。

岩有些不认得老家了,这个豫东南远离县城普普通通的乡村—张集,也能从城里坐小公共(老家人都习惯把公共客车叫小公共)直接到家门口啦!岩其实才三年多点没有回老家,村子里突然窜起来的一幢幢小洋楼让岩一时间简直怀疑自己下错了车!

岩十六岁离开老家,先做工后参军,后在青岛安了家。二十多年里也就回过十几次老家,特别是父母搬到城里大姐家以后,岩回到老家的次数就更屈指可数了。

在岩的印象里,家乡总是这样:窄小而不平的土路,要么泥泞得人车难行,要么尘土飞扬让人“土不拉叽”;矮小不透光的旧瓦房东倒西歪地挤在一起,让人分不清谁是谁家屋;街上冬夏都少不了的麻将纸牌桌,永远有男的女的坐在那里“打发时光”……唉多少年也难见多少能让人惊喜的变化!

这不是岩叔回来了嘛,一个粗大的嗓门吓了岩一跳,还没到村怎么会有人打招呼,向着发声处一看,原来路边不知什么时间冒出来的塑料大棚门口,站着他的邻居希望,他虽然比岩还大上好几岁,可是论辈份还得喊岩叔叔。

希望个头有19,是村里有名的“傻大个”,因为家里穷再加上长相有点“麻烦”,又有点木讷,岩一直记得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有娶上老婆,多少有些让人看不起!

岩赶紧应声,边掏烟边走过去,心里就想说些安慰的话。婶子他们怎么没有回来,快到棚里,哈哈,岩叔,我断烟了,你快坐啊!

希望话说个不停让岩一时开不了口,这可是以前所没有的事。

岩没想到大棚这么宽敞,也没想到这么个大味,让岩险些一口呕出来,这是个养肉鸡的大棚!这可使岩有点不信自己的眼睛,希望也能搞养殖!

正在岩还没有理顺思路的时候,一支“帝豪烟”递到岩的面前,接着便是一张生动的女人的脸,岩叔,这是俺媳妇,前年办的事,还不能认识你,你抽颗烟吧,这棚里味大!

这一刻,岩顿时觉得棚里没有了什么味,尽管这棚里听希望他媳妇说有1万只肉鸡。

两口子把岩从大棚里“拉扯”出来时,岩觉得这会的雪下得是那么静谧、祥和,飘飘摇摇象纷纷醉落的白色天使!

当然,说什么也不能留在希望两子口大棚里的理由不是“味”,是因为岩的堂哥来了好几回电话,说再不到恁叔就来“拽”你了!可是挣脱希望两口子的“拉扯”,着实让岩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和“惊讶”!

可能是临近年关的缘故,街上并没有向岩想象的那样站满婶子大娘们,雪薄薄地刚好盖住柏油路面,几盏错落有致的路灯闪出柔和的光晕,显得村庄那么整洁、温馨。岩的眼睛有点迷茫,这还是那条到处是坑的土街嘛!

但是岩却一眼就看到站在高大门楼下的堂哥,西装笔挺,不停地跺脚向岩这边张望。堂哥叫玉红,是三叔的大儿子,前些年一直央岩在青岛给他寻个工作。

这是堂哥的家嘛!宽敞干净的院落,上下贴满青色瓷砖的两层小楼,廊檐下一盆盆鲜嫩的花卉,让岩站在院子里有好一阵思维险些断了路。

老弟,你可是长胖了!哈哈!弟妹跟侄子咋没回来!是玉红嫂子银铃般的调侃和笑声。嫂子,你可发大了,这洋楼是不是你变戏法整来的!

你看你,这楼不能光你住,俺给恁哥也住一把,你说这楼建得怎么样,我跟你哥说,这外面的瓷瓦不能贴青色,你哥说素静,可我就是看着不太满意!

别见着老弟笑个没完,快去把菜端上,今晚可得好好喝几盅!堂哥把岩让到屋里,岩这才发现,堂哥家的客厅里有好几个人,都围在一起看什么东西,连岩进到院里都没有迎出来一个。

等到岩进到客厅他们才上来问东问西打招呼,有强哥,小华,吉红,三叔,还有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在看什么呢,这么上紧啊!岩有些纳闷。

网上看大片呢,玉红笑着说,你不知道岩弟,自从去年给你侄买了这个电脑,这帮人有空就来上网看电影、听歌,乌七八遭什么都玩,没办法,打都打不走,连恁叔没事都来,哈哈!

我侄,就是这个帅哥,这两年长这么快,我真的不敢认了!岩实在想不到小时候调皮得气坏人的侄子振振,现在都上大学了,而且还在搞动漫人物制作!

菜很丰盛,也很可口,酒是一杯接一杯,“声浪”是一波接一波。三叔说这几年咱家的日子好过了,你说说,种地不交粮,还补钱,你说过去谁能想到这一步,岩你常回来,恁叔家里啥好吃的都有,这可不是那几年了!

叔你别光净吹,强哥说,你再有钱还能比城里人强,比公家人强,哈哈,不过岩,哥给你说,哥过得可不比你们大城市里差多少,咱们这通车后,我也弄了辆小公共,不过跑的不是咱村这个线,要不你从城里回来还能让你掏钱!

吉红和小华就一个劲讲上网好,说些网络语,帖子话:这你们得顶中央,没有涛哥想咱网民(我总觉得吉红嘴里的网民恐怕多半是说农民),你们还是瞎折腾吧,学费全免,家电下乡,你就做梦吧……

岩不知道怎么睡下的,许是酒喝高了,还是心里涌过的那从未有过的踏实和自豪,咱过去这么个穷村也不知不觉“小康”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大早上了,雪还在悄无声息地飞飞扬扬,岩站在堂哥家阳台上,看着的顶着厚厚雪被的村庄,岩想:明年回来一定要带上孩子老婆!

 

201035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