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铜

青铜原创文学

 
 
 

日志

 
 
关于我

青铜,曾用博名花满楼,原名张岩,现居青岛,《网易作家协会》圈主。文字见于《光明日报》、《中国人口报》、《大众日报》、《青岛日报》及《人民网》等网络信息传媒。组诗《意象.马头琴》、散文《血泪沧桑雨花台》获2010年全国首届首先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奖。2008年入驻网易博客,始终相信:诗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溃乏诗意的生活,常常会失却激情的源泉,荒芜灵魂的绿洲。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二十三章(上)  

2010-03-26 21:31:53|  分类: 网络第一写手[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寒秋(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二十三章(上)

 

                                                      第二十三章

 

送走了丁铁,安静的心绪反倒平静不下来了。

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生活上,安静都陷入了非常难堪的境地。

自从“梦情缘”被罚款查封之后,“两姊妹娱乐中心”的生意也萧条起来。过去车水马龙,客满为患的现象不见了,每天都是冷冷清清的几桌,甚至几个客人,有时候一天竟连一个客人都没有。靠营业收入已经无法解决房租,水电及雇员的工资。

中央关于取缔餐饮服务行业色情陪侍的文件下发后,省里、市里、县里也相继下发了相应的文件。“中心”里不时的也晃动起身着警服的“大盖帽”们,在这种大环境下,安静就是有天大的能量也无力回天了。

她开始精减机构、裁减人员。

终于有一天,任兰找到了她,说:“安姐,我俩相依为命10多年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可是,少军调回了县里,当上了副县长,他让我跟他进城,我无法拒绝呀。安姐,他是爱我的,我也是爱他的,我只能放弃自己的事业去陪伴他了。现在,酒店的生意日渐清淡,你大学自学也取得了文凭,我走了,你会管理好这个中心的。”

安静望着边流泪边诉说的任兰,也感到了一阵心酸。她说:“小妹,你放心的走吧。相信我,我们开创的事业一定会有重新辉煌的一天。”

就这样,任兰进了城,被安排到广播电视局当上了会计。这是苍凌五姊妹中第二个端起“铁饭碗”,吃上“官饭”的人。

事业上的失意对安静的打击还不是致命的,感情上的折磨却使她背负上了一座沉重的十字架。

栾兵自从临县受骗,被拍了“嫖娼”镜头,被县工商局给予“开除留用”的处分后,精神防线彻底的崩溃了。

尽管安静一次又一次的想用女性的爱来抚平他精神上的创伤,一次又一次的申明这事不怪他,原谅他,可栾兵就是自己不能原谅自己。

在这件事上,栾兵的心胸显得格外的狭小。不仅狭小,还格外的固执。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安静,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省吃俭用供他念大学的父老乡亲们。他想到过自杀,也曾企图自杀过,只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遇救使他失去了第二次自杀的勇气。

栾兵向工商局打了个报告,要求到全县唯一的一个国营农场去劳动锻炼。获批准后他一个人带着行李悄悄的走了。

安静乘车行程近百公里去看他,他不但不和安静住在一起,将安静送到招待所,还让安静在他早已写好的“离婚报告”上签字。

安静的心痛苦到了极点。

回忆自己的人生轨迹,深爱过的两个人,一个抛弃了她,一个无奈之中想离她而去。

她流着带血的泪滴,同栾兵说:“我们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你就忍心终结了它。是的,你用自己无意中的过失铸成了人生大错,在苍凌、在凌南难以抬头做人。可你认真想一想,你的自我反省难到会使领导和人们忘了你的过去?不知是哪位哲人说过,医治心灵创伤的最好良药就是永不休止的奋斗。相信我,振作起来,我们一起继续奋斗,一定会有一个属于我们的美好未来。

栾兵也流泪了,他说:“安静,不是我不爱你,是现实不允许我再爱你了。我所犯的错误虽然是事出有因,你原谅了我,可凌南县70多万人口,都能原谅我吗?我能见一个人面,就唠唠叨叨的向人家解释事实的真相吗?这种事情会越解释越糟,既然人们相信这事,就权当它存在吧。我已经深深的伤害了你,再也不能继续伤害你了。你想想,当我们两人手挽手出现在公共场合时,人们在后面指指点点的说三道四,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再一次原谅我吧,就算是你当初看错了人。我相信,凭你的容貌和能力,一定会重新寻觅到一个强我百倍的知音。”

安静被栾兵说得泪流满面,她一下子扑倒在栾兵的怀里。

栾兵小心翼翼的用手帕轻轻的为安静擦拭着眼泪。

安静说:“凌南的环境太令人窒息了,这里已经不适宜于我们的进一步发展。我想起你以前曾对我说过的一件事,你在大学毕业时有个同学对你说过,只有用百分之七十的精力调解周围的人事关系,用百分之三十的精力去工作才能取得成功。当初我仅仅把这当成一个玩笑,现在事实教育了我,这话说得有道理。我们都还年轻,哪里能把精力都用在上上下下的协调关系上。我们想成就一番事业,开辟一方天地,似乎只有离开苍凌、离开凌南了。也许,我当初来到苍凌,尤其是对丁铁实施报复就是一个错,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

说到这儿,泪眼婆娑的安静抬起了头,用闪着泪花的眸子深情的注视着栾兵,继续说:“栾兵,我离不开你,我相信,你也离不开我。你提出离婚,也是违心的自欺欺人的,是吗?”

没等栾兵回答,她又接着说下去:“别耍小孩子脾气了,辞掉你的公职,我们一起兑掉‘中心’,然后到南方开放环境优越的深圳或者别的城市去闯荡。凭我俩的经济实力和能力,会有一番作为的。”

栾兵在安静这一长篇大论中,被深深的感动了,他说:“安静,我何偿不想同你在一起?我可以辞职,我们可以去外面闯世界,可我们那两个钱,在苍凌算是富裕大户,可到南方,就什么也不算了。”

安静看栾兵的态度有所缓和,娇嗔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说:“咱们的钱是不多,可比起先辈们赤手空拳去闯南洋、打天下来,不是强多了吗?别忘了,你和我,我们聪明的头脑和智慧,是一种用计算机也无法计算出来的无形的资产,只要能很好的开发利用,一定会创造出滚滚的财源来。”

两个人终于破涕为笑,和好如初。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