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铜

青铜原创文学

 
 
 

日志

 
 
关于我

青铜,曾用博名花满楼,原名张岩,现居青岛,《网易作家协会》圈主。文字见于《光明日报》、《中国人口报》、《大众日报》、《青岛日报》及《人民网》等网络信息传媒。组诗《意象.马头琴》、散文《血泪沧桑雨花台》获2010年全国首届首先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奖。2008年入驻网易博客,始终相信:诗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溃乏诗意的生活,常常会失却激情的源泉,荒芜灵魂的绿洲。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素颜杂文】裸 道  

2010-03-26 20:26:35|  分类: 网络第一写手[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素颜格格《【锋言风语】裸 道》

 

引用

素颜格格【素颜杂文】裸 道

【素颜杂文】裸   道 - 素颜格格 - .

                                                                          裸   道

裸,说文解字曰袒也,现代话说就是露,裸之相反就是秘。秘有秘道,裸有裸道。

远古茹毛饮血的时代大家都裸便无裸,便无秘。现代社会极其发达,人类文明到了极致便又开始返璞归真。在中国的大都市的阳光下到处你都能看到半裸不裸没裸倒好处的女性招摇过市,高跟鞋毫无怜悯的踩碎了一地的眼珠子,而那些半阳光下的角落的裸则达到了一个巅峰。很多人说以中国女性为代表的裸文化的形成是受了西方的影响,这一点我认同。但我没想到的是国人刚刚开放就把裸发挥得淋漓尽致,大有光大之而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在以艺术、盛宴、彩绘、浴缸甚至马桶为名义的掩护下,国人已经把裸上升了一个境界。改革之初追求性解放还被好多人不能接受,而如今真的性解放了反而人人都适应了。太多的人都认为西方发达国家应该比中国开放的多,其实这是一个误区。我了解的英国无论男女平均来说绝对没有中国开放,我们接受的宣传都是英国人在大街上成群结队的裸,其实那只是个别现象,而且要经过政府层层审批,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的一种行为,不是随时可见的,我们把这个点当作了面,我知道的是英美现在都在斥巨资进行“禁欲教育项目”。

我第一次知道国人公开赤裸的好象是前几年成都的一群大学生,一个挨一个一丝不挂的躺在草地上,美其名曰艺术。一个大西南还不算发达地区的一群学生如此开放着实让我吃惊,同时很担心,一旦有哪个不知趣的得了胃溃疡的青蛙进入女性体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我十分坚信敢于阳光下裸的女人骨子里是一定痛恨那层阻挡外敌侵入的那层膜的,因而会早已把它们无情的撕得粉碎的。

一提到裸人们马上就会联想到女性,潜意识里总觉得女性愿意裸,其实不然。如果不是男人好奇,女人实在是很少愿意裸的。主要是因为裸的女人其实很难看,很少有匀称美感的女性。在桑拿里你经常会看到一张还算标志的脸却配上一副能扔到后面的胸,而那些胸很美的却陪着一副马桶的腰,而那些所谓很窈窕的,却瘦得胸部只剩下两个黑点做印记。所谓人体艺术的美感都是后人为的,只是突出了女性某一部分的裸美。如果随意拍一张街上行走的裸女,其实是很丑的。如果真的满大街都是裸女,男人也会吐得。无论如何男人还是喜欢乳罩石榴裙下的女性,之所以喜欢看不过是好奇,与美感无关。而女人身上的这些缺陷是可以通过衣服来弥补的,所以女人就算为了美也不喜欢裸。男人少裸不是因为男人不喜欢裸,实在是因为男人裸的很难看。所谓难看不过是男人长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凸起物。正因为难看,造物主当初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把这个凸起物造在了隐秘的位置,你看看猪狗牛马,没有一种动物会把这些凸起物长在显眼的位置。大象长的很丑就因为脸上长个凸起物,还好那是鼻子。骆驼把凸起物长在背上也是很难看的,但没办法那叫驼峰,救命用的。所以说造物主是神圣而聪明的,他当初就知道裸是很难看的,于是他给了动物一身漂亮的毛来掩饰裸的丑,给没毛的人制作衣服的技术,其目的都是要掩盖裸的丑。而又没毛又不会制作衣服的当属于鱼类、爬行类,这一点造物主也想到了,干脆直接收回它们凸起物裸的权利,塞到腹腔里,现用现取减少丑感。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裸是违背造物主的意志的,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我并非那种谈裸色变的人,相反真正的裸我还是很欣赏的。史料上记载最早裸的名人应该是大禹,《淮南子》里说大禹进入裸国,全裸而入,这体现一种对民俗的尊重。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裸形见客我觉得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崇高境界,按刘伶自己的话说天地是我的屋子,而屋子只是我的内裤,你们都跑到我的裤裆里来干什么?这是一种气概,是对当时统治阶级的藐视。诗仙李白也是经常在户外裸的,但他的裸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裸而不淫。有诗为证:“懒摇白羽扇,裸体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给人一种坦荡惬意之美。清代学者顾千里则喜欢在炎热的夏季把自己脱光读书,这一举动后来被林语堂所欣赏,他在《我来台后二十四快事》里写下的第一条就是:“赤膊赤脚,关起门来,学顾千里裸体读经,不亦快哉!”

我也很喜欢裸的,最明显的是脚,我认为袜子从来都是阻碍脚的自由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脚,我甚至连鞋子都不喜欢穿的。我始终觉得自由脚,就是自由路,进而自由心灵。洗浴是一定要裸的,看着自己的皮肤因寒而缩、因热而张的过程是快乐的。听听自己的心跳,看看自己流动的血液这都是令人兴奋的事情。重要的是科学证明,皮肤是排泄污秽的重要器官之一,也是自动消毒的有机体,所以尽可能的让它裸一下还是好的,所以很多人喜欢裸睡的亲褥之乐是完全正确的。而所有的这些裸都是有局限性,李白裸地无人的青林,明末才子李渔的裸地荷塘,顾千里林语堂关起门来,洗浴的浴缸,裸睡在被窝,因为裸运动只有在独自无人看得见情况下才可以的,才能被这个社会道德所容忍。这样的对自由的追求的裸才是真正的裸体自由主义者,而那些动不动就跑上大街,裸的整条街都开始轰动的人根本与裸体自由主义无关,那是典型的哗众取宠的露淫主义者。露淫主义者的目的不过是借用裸体自由主义当作招牌来表现他的“敢”,敢暴露、敢勾引、敢不要脸。露淫主义是绝对不可取的,他会引发人类美感的大崩溃,因为无论男女的裸体基本都像瘦骨嶙峋的猴子抑或吃饱了的骡马,这是很难看的东西。只有衣服可以使这些猴子骡马看起来像个学者、象个老板、象个白领。如果大家都流行露淫主义,你会惊奇的发现,我们正在被一群被诺亚方舟压过的河马在统治着,这实在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我还崇尚一种裸,就是人的心灵。很不幸的是,现代人在肉体上越来越裸,而在心灵上却越裹越紧密,乃至于心灵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垢。没有率性、没有坦诚、没有天真、没有自我,有的全是假话大话、虚话套话,有的全是尔虞我诈、投机取巧,整天虚伪的苟延残喘着,内心实在是压抑的不行。为了释缓心灵的压抑,便开始追求肉体上的露淫。很多事物是需要裸的,比如政策、体制,权利的界限、官员的财产、国资的去向、经费的使用、税收的标的,这些是完全应该裸的,这可能就是那所谓的民主。而那些金钱的魅力、权力的威力、厚黑的技巧、马屁的功用则是应该秘的。又一个很不幸,时代又一次背返二律,该裸的被掩盖的密不透风,该秘的被发挥的淋漓尽致。权利与金钱就像男人身上的凸起物,而如今的拥有者都把它们插在脑门上,生怕人不知、人不畏,个个比拼的就是谁脸上的凸起物更凸起、更大、更有力量,而比试的方式就是看谁把一种叫做民意的东西强奸得更彻底,看谁用他们的凸起物砸死的穷人更多,而至于凸起物插在脸上究竟有多么丑陋已经无暇顾及了,这都是典型的露淫主义。露淫主义泛滥的后果就是富贵者肆意娇纵凸起物,贫穷者开始谄媚凸起物,社会于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裸体自由主义是可以追求的,但要区别于露淫主义。套用孔二哥一句话,君子爱露,裸之有道。是为裸道!

 【素颜杂文】裸   道 - 素颜格格 - .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